無安

【鬼使黑白】521快乐

#虽说鬼使是不会有痛觉的,但在真正危及到灵魂时,(或许)便会有不亚于死亡之时的痛感





伴随着肉体被短刀插入的声音,在胸口传来了一阵疼痛,鬼使白看向了自己的胸口,沾染着血液的银色刀锋从胸口冒了出来,他的双瞳睁大,几乎是瞬间召唤出了招魂幡打向身后,却是被身后那人料到一般,那人伸手抓住他握着招魂帜的手腕,然后他听见了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

似是因手腕被折断又或是因胸前的疼痛而使鬼使白紧咬着下唇,忍耐着不痛呼出声,他疼得冒出了冷汗,带着颤音说着

"你是...哪位?"

那人不答,只是将插在鬼使白胸口上的短刀往上提,鲜红的血液争先恐后的溢出,白色的上衣被鲜血染红,剧烈的疼痛令鬼使白感到窒息,他惨白着脸,侧过头见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容,双唇颤抖着,只说出了一个名字

"大天狗......?"

鬼使白无力的跪在地上,他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地面,慢慢的失去焦距,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又"看"着地面上的斑斑血迹,可笑的是,在他死去之前,他才想起了自己是谁

他想起了自己前生是月白,想起了他的哥哥,可是却是在消逝之时才想起来,至今,他还是放不下黑羽

他的眼中流下了泪水,身体开始消散,只能在消失之前用着最大的力气喊出他最为喜欢的人,也是他生前最为不舍的人

"哥..."

鬼使白最终化成了碎片,只留下了一片满是血迹的地面,证明他曾在这里的事实

那人蹲下身,将被鲜血染红的招魂幡拿了起来,随后便展开双翅飞走了

鬼使白还未归来,鬼使黑烦躁的在房里走来走去,黑童子跟白童子坐在一旁看着他,白童子悄悄的拉着黑童子的手,在黑童子耳边小声的说着话

"黑童子,白师傅不是说很快就会回来吗?今天是这么重要的日子"

黑童子虽然不明白今天是什么节日,但还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白童子只好又看回鬼使黑,只见鬼使黑拿起了镰刀,满脸焦虑的跑了出去,他们两个对视一眼,便起身跟上鬼使黑

鬼使黑每次都能找到鬼使白在哪里,当然这次也不例外

他凭着感觉到了一个幽暗的巷子里,与鬼使白的联系仅到了这里便没了,他看着地面上的一滩血迹,茫然却又带着一丝希冀

他希望,那不会是鬼使白

他走到了一半,脚下突然传来一声喀嚓声,他挪开脚便见到一个白包子的吊饰,虽然模样粗糙也谈不上好看,鬼使白在知道这是自己做的包子,却是极为珍惜这个小包子

鬼使黑突然喘不过气了,比生前还要多的悔恨以及自责淹没了他,他跪了下来,紧紧握住小巧的包子,他想哭,却哭不出来,反而自嘲的笑了起来

-----

"好了!卡。黑羽,你演的真不错"

晴明指挥着小纸人布置下一个场景,黑羽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看着黑白童子的戏,他伸着懒腰,侧头便撞上了冰凉的水瓶,他接过水瓶喝了一口才缓过神

"月白,你不是杀青了?怎么还在这里?"

月白侧过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看着剧本,过了一阵子才开口

"...我来看你的"

月白的耳根泛红,合上剧本将一只手放在了坐椅上,黑羽的嘴角勾起,他将自己的手覆上了月白的手背,十指相扣,接着他听见了极细微的声音

"我爱你,哥"

________

我担心我会被打死,溜了溜了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