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安

#小黑屋
#刀子!

他们被人关在了一个奇特的小屋子里,四周摆设仅是普通花瓶、画像、桌子,虽然如此,但怪异的是在桌上放了一张纸,上面的语言雖是他们从未看过的字,可他们却能理解上面所写的意思

—如果想要出去,那就在这里做♂爱吧,只要做了就能出去...

鬼使白捏着这张纸忍住情绪不将纸撕碎,他的视线向下一扫便见到了另外一行字

—当然,我不会对你们那样说的,不做♂爱也能出去,只是出去之后你们将永远见不到对方。

—这一切便由你们决定了

鬼使白下意识看向了在旁熟睡的鬼使黑,也不知为何他到现在还在睡,不过...他的目光又回到了这张纸上,也不晓得这纸上所述是真是假,还是先与鬼使黑讨论吧

只是待他见到鬼使黑身上所带的小盒子,他便打消了主意,毕竟

—鬼使黑的无名指上带着一枚小巧的戒指

那是鬼使黑要送给自己喜欢之人的,他肯定不会允许的。

鬼使白叹了口气,将纸塞入自己衣中,等着鬼使黑醒过来。

"弟弟...?这是哪?"

鬼使白倒是没有想到鬼使黑会睡了这么久才起来,他站起身把鬼使黑从床上拉起,思索一番决定先将此事瞒过去

"阎魔大人说我们怠忽职守,便将我们带来这里"

鬼使黑挠挠头倒想不起这事,但弟弟一定不会骗自己的,他跟在走向门前的鬼使白身后,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满面笑容神秘兮兮的跟鬼使白说着

"对了弟弟,等回到地府我有惊喜要送给你"

鬼使白握着门把的手一顿,他当然知晓鬼使黑所说的惊喜是什么,无非是求婚一事,他故作淡然的回应着他

"你如果能让我省心一些,那便是让我最为惊喜的事了。"

『为何还要自欺欺人呢?』

『是因为自己的不舍罢了』

鬼使黑像是意识到危险一般,抓住了鬼使白的手腕,他正要说些什么,却听见了一声清脆的开门声

然后他便见到了,鬼使白的身体开始慢慢消失,鬼使黑手脚冰冷,窒息感从身体涌上,他紧抓着鬼使白的手试图让鬼使白的状况停下

—直到鬼使白消失,他也没能阻止

阴沉暗哑的声音不断从口中发出,最终慢慢成了撕心裂肺的哀号,他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

—弟弟

從怀中掉出的小盒子摔落地面,恰好将里头的戒指露了出来,与他无名指上相同样式的戒指沾染上了泪水,模糊了上头的月白两字

然后他见到了那张从鬼使白怀里掉出来的纸。

鬼使黑又一次从恶梦中被吓醒,他往侧边轻拍,依然沒有那人的溫度。

梦醒了,身边之人却是永远回不来了。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