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安

【鬼使黑白】521快乐

#虽说鬼使是不会有痛觉的,但在真正危及到灵魂时,(或许)便会有不亚于死亡之时的痛感





伴随着肉体被短刀插入的声音,在胸口传来了一阵疼痛,鬼使白看向了自己的胸口,沾染着血液的银色刀锋从胸口冒了出来,他的双瞳睁大,几乎是瞬间召唤出了招魂幡打向身后,却是被身后那人料到一般,那人伸手抓住他握着招魂帜的手腕,然后他听见了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

似是因手腕被折断又或是因胸前的疼痛而使鬼使白紧咬着下唇,忍耐着不痛呼出声,他疼得冒出了冷汗,带着颤音说着

"你是...哪位?"

那人不答,只是将插在鬼使白胸口上的短刀往上提,鲜红的血液争先恐后的溢出,白色的上衣被鲜血染红,剧烈的疼痛令鬼使白感到窒息,他惨白着脸,侧过头见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容,双唇颤抖着,只说出了一个名字

"大天狗......?"

鬼使白无力的跪在地上,他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地面,慢慢的失去焦距,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又"看"着地面上的斑斑血迹,可笑的是,在他死去之前,他才想起了自己是谁

他想起了自己前生是月白,想起了他的哥哥,可是却是在消逝之时才想起来,至今,他还是放不下黑羽

他的眼中流下了泪水,身体开始消散,只能在消失之前用着最大的力气喊出他最为喜欢的人,也是他生前最为不舍的人

"哥..."

鬼使白最终化成了碎片,只留下了一片满是血迹的地面,证明他曾在这里的事实

那人蹲下身,将被鲜血染红的招魂幡拿了起来,随后便展开双翅飞走了

鬼使白还未归来,鬼使黑烦躁的在房里走来走去,黑童子跟白童子坐在一旁看着他,白童子悄悄的拉着黑童子的手,在黑童子耳边小声的说着话

"黑童子,白师傅不是说很快就会回来吗?今天是这么重要的日子"

黑童子虽然不明白今天是什么节日,但还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白童子只好又看回鬼使黑,只见鬼使黑拿起了镰刀,满脸焦虑的跑了出去,他们两个对视一眼,便起身跟上鬼使黑

鬼使黑每次都能找到鬼使白在哪里,当然这次也不例外

他凭着感觉到了一个幽暗的巷子里,与鬼使白的联系仅到了这里便没了,他看着地面上的一滩血迹,茫然却又带着一丝希冀

他希望,那不会是鬼使白

他走到了一半,脚下突然传来一声喀嚓声,他挪开脚便见到一个白包子的吊饰,虽然模样粗糙也谈不上好看,鬼使白在知道这是自己做的包子,却是极为珍惜这个小包子

鬼使黑突然喘不过气了,比生前还要多的悔恨以及自责淹没了他,他跪了下来,紧紧握住小巧的包子,他想哭,却哭不出来,反而自嘲的笑了起来

-----

"好了!卡。黑羽,你演的真不错"

晴明指挥着小纸人布置下一个场景,黑羽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看着黑白童子的戏,他伸着懒腰,侧头便撞上了冰凉的水瓶,他接过水瓶喝了一口才缓过神

"月白,你不是杀青了?怎么还在这里?"

月白侧过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看着剧本,过了一阵子才开口

"...我来看你的"

月白的耳根泛红,合上剧本将一只手放在了坐椅上,黑羽的嘴角勾起,他将自己的手覆上了月白的手背,十指相扣,接着他听见了极细微的声音

"我爱你,哥"

________

我担心我会被打死,溜了溜了

【鬼使黑白/狐跳】灵者02

#前情:玉藻前老师来到了平安京
#守护灵说出的话,只有守护灵彼此听的见
#半灵者虽然没有守护灵的能力,但自身的能力却是不容小看
#青夜友情向

#02

玉藻前来到这里以后已经过了两天,班上的人一部分还是刚得知自己是灵者而还未选取武器的人,于是在葛叶院长的请求下,玉藻前带着少部分的人去向武器室

放置着武器的地方在地下室,由铁门紧紧封着,玉藻前用折扇拍开了一边的铁门,他侧过头选了一个最顺眼的人

"黑羽,你先来,进去之后放松,让你的守护灵能够为你挑选最合适的武器"

黑羽愣了下,他反应过来后,进入武器室闭上双眼,而在他的身侧泛出了白色的人影

玉藻前对那个孩子有些印象,这么小的孩子居然有着这么深的执念,他用折扇敲在自己的掌心,嘴边泛起一丝笑意

那个白色的人影似乎不明白要做什么,但他还是接收到了武器的意识,像兔子一般的红眼扫过所有的武器,他严肃的脸上透露出一丝沮丧,低下了头又突然抬了起来,他的手向前伸,将一把镰刀及短刀抓到手中,只见两刀的刀锋缠上一层白色的纹路

玉藻前狐狸般的双瞳不动声色的扫过那白色的纹路,而后视线停在了一个类似于马车的模型,吸引他的并不是模型怎么会在这里,而是车前的奇怪鬼脸,他收回了目光,指示着拿到镰刀武器的黑羽出来,换下一个人

黑羽知晓他的守护灵是谁,他在两日前曾问过了夜叉,夜叉当时一脸不耐的回答了他

"不就是一个白发小鬼头吗?"

黑羽只认识了一个白发孩子,他便是他最疼爱,也最喜爱的弟弟-月白

_____________

在平安京入口的石阶处传来稚嫩的歌声,一位正要从这里经过的学生停下了脚步,他看着平安京的石阶,虽然觉得有一丝可怕的感觉,但他仍想去一探那歌声的来源,他慢慢的踏上了石阶,离那歌声越近,他的嘴角不知为何便往上翘一些,等看到了一个女孩时,他便叫唤了她一声

"怪、怪叔叔!不要不要!离人家远点!"

"咦?"

那女孩被他的叫声吓住,她手上的水壶掉落在地上洒出一片水渍,她转过了身,粉色的马尾甩出一些弧度,她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然后边说着怪叔叔边捡起了水壶砸向了他

那学生措手不及的被砸中脸蛋,然后一溜烟的从石阶上滚下去昏迷了
-----
欢迎本章最悲剧之狐出场
好伙伴@硫酸亚铁 FeSO₄

【鬼使黑白/狐跳】灵者01

脑洞设定:所有妖全为人

#灵者:他们可以看到别人身上的「守护灵」,而自己本身便拥有自己的守护灵的能力,但是他们无法看到自己身上的守护灵

#守护灵:人死后若有执念将会附在那个让他最为在意的人身上,而若是执念消除的话将会消失,亦或受到严重伤害将会魂飞魄散

#半灵者:可以看到守护灵,自身却没有守护灵的存在

-----

灵者出现后十年,许多的灵者为了让其他后来出现的灵者不受到伤害,于是便创立了一个灵者收容学习地,别称名为「平安京」

木质长廊及日式和风的拉门,以及庭院的樱花树散落着的粉色花瓣,铺在地面像是粉色的地毯,他想到什么般抚着他的戒指。

夫人应该会喜欢才是

他在心里默默的想着,余光见到了一个矮小的白色身影从樱花树下跑向拉门一瞬间穿进了教室,他面上像是什么都没看到,内心却感叹了一下

果真是名不虚传的平安京

他按着纸条上的指示走到了他要教的班级门口,拉开门的一剎用折扇拍开了直朝飞来的板擦,以及后退一步离开了原本站着的位置,只见那个位置被一把三叉戟刺破地面嵌着,面具下的双瞳含着一丝笑意,他拔起三叉戟射回那人的桌上,不慌不忙的走向讲台,在黑板上写下了-

玉藻前

"我名为玉藻前,将会当你们三年的导师,多指教了"

"指教个...."

那个桌子被三叉戟贯穿的同学拍了桌面站起身,被飞来的板擦打到了头,紫色的头发上覆着白色的粉末,他看着玉藻前非笑似笑的脸,居然怂了

----
在这个时期的玉藻前是属于半灵者,他所重要之人全都还活着的时候
下章鬼使黑出现,青夜友情向
@硫酸亚铁 FeSO₄

每个飨灵居然都有两句放置台词(。)
鹅肝的两句,一句是怎么了吗?
另一句是嗯?
来不及截

【陰陽師同人】雙重人格

ooc預警
小學生文筆預警
又是腦洞

“鬼使黑!”

在他倒下的時候聽見的是鬼使白的聲音,他想要睜開雙眼看他最親愛的弟弟,卻只能作罷的閉上了眼,陷入一片漆黑。

“黑羽、黑羽”

他的臉頰被人打了下,接著是一聲聲熟悉的叫喚,他睜開雙眼看著眼前模糊的一片,不禁有些疑惑,接著便是一片類似鏡子般的東西架在他臉上,雖說是鏡子,但比鏡子還要小,他發現自己似乎動不了,像是被什麼人壓住似的,他看向上方,發現一雙充滿笑意的眼眸,白色的長髮傾落在他的臉旁,他看著那個面容,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叫喚他,只能輕吐出細微的聲音喚著,月白、月白

坐在他身上的人影也笑著回答他“我是月白啊,哥哥不認得我了嗎?”月白如此回答著,他的高興像是溢出般的,抱住了黑羽,黑羽被他的動作一驚,卻還是安撫般的拍拍他的背“哥、哥”他聽見月白的聲音慢慢的哽咽,衣上也有些濕潤,他輕撫著月白,用著極為溫柔的語調說著“哥在這,怎麼了,誰欺負你了嗎?”月白不說話,只是待在他的懷裡,抬起頭看向他“哥不要月白了嗎?月白不想要你拋棄月白”黑羽看著月白眼眶紅紅的,竟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當黑羽想說時,他便發現月白的身影消失了

“……月白?弟弟,弟弟?”失去月白而變成一片漆黑的四周,他害怕的呼喚著月白,最終有一絲光芒及叫喚,他醒了過來,他撇過頭看向一旁,便看見一片雪白的衣裳,那人像是注意到他醒來,用著輕淡的語氣說著“我最近幫你請假了,鬼使黑。我先去工作了”他看著鬼使白遠離自己的身影“弟弟……辛苦了”他喃喃的說著

“他喚的是月白我啊”又來了,鬼使白皺了皺眉,不打算回答他“這明明是我的身體啊,你身上穿的也是月白的衣服啊,怎麼不把身體還給月白呢?”“我是鬼使白。”“可剛剛黑羽他叫的可是我的名字呢,你為什麼要霸佔我的身體呢”“……”鬼使白不打算與他交談,卻也不得不重視到這個問題“吶,身體還給月白好嗎?”

還……嗎?

鬼使白只能迫使自己不去想這個問題,可是,鬼使黑他說的,在意的全是圍繞著自己,應該說是月白。那麼,也許還給他也是件好事。




其實是在想少時月白哥鬼使白是不是兩個獨立的人格...

【陰陽師同人】腦洞大開(短)

小學生文筆
內含ooc

晴明剛回寮裡便看見了寮裡的小妖慌張的衝過來要拉著他到庭院,晴明扇了扇摺扇有些疑惑的跟著小妖去了庭院,他才剛到庭院便感覺有一股妖氣朝他劃了過來,他張開結界看向前方

庭院中的小妖們都躲在一旁,只剩下兩妖在櫻花樹底下瞪著對方,不,準確來說是一鬼,寮中的四星鬼使黑和三星鬼使黑拿著鐮刀互砍,晴明皺了會眉,問向身旁的小妖“鬼使白呢?”小妖們立刻露出了難過的模樣,晴明這時才感覺到不對勁,他將式神紙拿出,一一翻找,卻找不到屬於鬼使白的紙片

在庭院中的鬼使黑們看見了晴明,狠狠瞪了對方一眼,便收起他們的鐮刀,朝著晴明走了過去,四星鬼使黑開口問“喂,晴明,能不能把弟弟召喚出來,我想和他說抱歉”四星鬼使看著晴明的臉色越來越差

“…我找不到鬼使白”“……晴明?”四星鬼使黑不可置信的“晴明你找仔細點!”“我真的找不到!”晴明看著鬼使黑們說著“你們誰和我說說,發生了什麼事?”“……我殺了弟弟……”“嗯?”四星鬼使黑慢慢開口“我被混亂後,失手殺了弟弟”

“對不起,弟弟……對不起……”四星鬼使黑越說越小聲,晴明仔細一看,便看見他的淚水一滴滴的滴落,他用手掌捂住他的臉,像是不想讓人見到似的,晴明撇過頭看見另一位鬼使黑也是紅著眼眶,他有些不忍,然後便想到自己的式神庫,他快步走向式神庫,便見到裡面鬼使白的框一片漆黑,他睜大雙眼,似乎是不能接受鬼使白死去的事實。

其實這篇是以式神死後便不能再復活的腦洞,我最近想到這些,如果有天,式神死了便不能再復活,桃花和跳哥他們的招式也復活不了,那親手砍死自己最愛之人的感受會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