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安

新开的小寮,这里缺乏鬼使黑及大天狗,还有因应群里某个夜叉说,他想要一个给一点的青坊主

虽然看上去规矩很多,但是这里很开放的,大家都很可爱的,所以就来玩一下吧,这里开放时期(指少年,幼体,成体)

已全满皮(时期未满):夜叉,妖狐,妖琴师,荒,一目连,鬼白,金鱼姬,酒吞,青行燈
许多未满皮,还有许多鬼使白在等鬼使黑

纪录是妖狐与风神互怂的对戏

【群宣】
这里是新开的小寮,
供人磨皮
里面其实也没有多正经bushi
而且不论什么邪教都吃,
总之有兴趣的人就来吧

p2为群規

【语c】阴阳师磨皮向语c

這裡是新建的小群,如果有興趣的話不妨來玩一下
佔tag抱歉

【陰陽師同人】雙重人格

ooc預警
小學生文筆預警
又是腦洞

“鬼使黑!”

在他倒下的時候聽見的是鬼使白的聲音,他想要睜開雙眼看他最親愛的弟弟,卻只能作罷的閉上了眼,陷入一片漆黑。

“黑羽、黑羽”

他的臉頰被人打了下,接著是一聲聲熟悉的叫喚,他睜開雙眼看著眼前模糊的一片,不禁有些疑惑,接著便是一片類似鏡子般的東西架在他臉上,雖說是鏡子,但比鏡子還要小,他發現自己似乎動不了,像是被什麼人壓住似的,他看向上方,發現一雙充滿笑意的眼眸,白色的長髮傾落在他的臉旁,他看著那個面容,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叫喚他,只能輕吐出細微的聲音喚著,月白、月白

坐在他身上的人影也笑著回答他“我是月白啊,哥哥不認得我了嗎?”月白如此回答著,他的高興像是溢出般的,抱住了黑羽,黑羽被他的動作一驚,卻還是安撫般的拍拍他的背“哥、哥”他聽見月白的聲音慢慢的哽咽,衣上也有些濕潤,他輕撫著月白,用著極為溫柔的語調說著“哥在這,怎麼了,誰欺負你了嗎?”月白不說話,只是待在他的懷裡,抬起頭看向他“哥不要月白了嗎?月白不想要你拋棄月白”黑羽看著月白眼眶紅紅的,竟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當黑羽想說時,他便發現月白的身影消失了

“……月白?弟弟,弟弟?”失去月白而變成一片漆黑的四周,他害怕的呼喚著月白,最終有一絲光芒及叫喚,他醒了過來,他撇過頭看向一旁,便看見一片雪白的衣裳,那人像是注意到他醒來,用著輕淡的語氣說著“我最近幫你請假了,鬼使黑。我先去工作了”他看著鬼使白遠離自己的身影“弟弟……辛苦了”他喃喃的說著

“他喚的是月白我啊”又來了,鬼使白皺了皺眉,不打算回答他“這明明是我的身體啊,你身上穿的也是月白的衣服啊,怎麼不把身體還給月白呢?”“我是鬼使白。”“可剛剛黑羽他叫的可是我的名字呢,你為什麼要霸佔我的身體呢”“……”鬼使白不打算與他交談,卻也不得不重視到這個問題“吶,身體還給月白好嗎?”

還……嗎?

鬼使白只能迫使自己不去想這個問題,可是,鬼使黑他說的,在意的全是圍繞著自己,應該說是月白。那麼,也許還給他也是件好事。




其實是在想少時月白哥鬼使白是不是兩個獨立的人格...

【陰陽師同人】腦洞大開(短)

小學生文筆
內含ooc

晴明剛回寮裡便看見了寮裡的小妖慌張的衝過來要拉著他到庭院,晴明扇了扇摺扇有些疑惑的跟著小妖去了庭院,他才剛到庭院便感覺有一股妖氣朝他劃了過來,他張開結界看向前方

庭院中的小妖們都躲在一旁,只剩下兩妖在櫻花樹底下瞪著對方,不,準確來說是一鬼,寮中的四星鬼使黑和三星鬼使黑拿著鐮刀互砍,晴明皺了會眉,問向身旁的小妖“鬼使白呢?”小妖們立刻露出了難過的模樣,晴明這時才感覺到不對勁,他將式神紙拿出,一一翻找,卻找不到屬於鬼使白的紙片

在庭院中的鬼使黑們看見了晴明,狠狠瞪了對方一眼,便收起他們的鐮刀,朝著晴明走了過去,四星鬼使黑開口問“喂,晴明,能不能把弟弟召喚出來,我想和他說抱歉”四星鬼使看著晴明的臉色越來越差

“…我找不到鬼使白”“……晴明?”四星鬼使黑不可置信的“晴明你找仔細點!”“我真的找不到!”晴明看著鬼使黑們說著“你們誰和我說說,發生了什麼事?”“……我殺了弟弟……”“嗯?”四星鬼使黑慢慢開口“我被混亂後,失手殺了弟弟”

“對不起,弟弟……對不起……”四星鬼使黑越說越小聲,晴明仔細一看,便看見他的淚水一滴滴的滴落,他用手掌捂住他的臉,像是不想讓人見到似的,晴明撇過頭看見另一位鬼使黑也是紅著眼眶,他有些不忍,然後便想到自己的式神庫,他快步走向式神庫,便見到裡面鬼使白的框一片漆黑,他睜大雙眼,似乎是不能接受鬼使白死去的事實。

其實這篇是以式神死後便不能再復活的腦洞,我最近想到這些,如果有天,式神死了便不能再復活,桃花和跳哥他們的招式也復活不了,那親手砍死自己最愛之人的感受會是如何。